尊龙人生就是博现金
    尊龙人生就是博现金
    所在位置: > 尊龙人生就是博现金 > 山西煤老板邢利斌的黑金人生:七千万高调嫁女炫富背后另有隐情

山西煤老板邢利斌的黑金人生:七千万高调嫁女炫富背后另有隐情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2-08-28
  •   当富豪赚钱赚到一定程度,就对自己的资产没有感觉了,在山西挖煤发财的“煤老板”们都深有体会。

      有人拿着用袋子装的现金去买房,有人一口气买二十多辆车,也有人买下整栋整栋的楼房,放着不住,专门消费。

      当然也有低调一点的,只是在穿着上喜欢穿貂带金,怎么闪人眼睛怎么来,也总会随身携带皮包,里面装满现金,外出办事聊天经常大方撒钱。

      作为柳林曾经的首富,邢利斌的行为也不遑多让,他曾大费周折为女儿办了一场价值7000万超豪华的婚礼,整整上了好几天的热搜。

      山西的矿产资源十分丰富,但是早期因为价格低廉,每吨煤炭只在40多元钱,挖掘又十分辛苦,谁家有煤炭根本就算不上是好事。

      直到后来有人高价收煤提高了价钱,才有些穷的揭不开锅底的人联合同村的人一起做煤矿生意。 邢利斌的家乡就是这里,他生于1967年,从小也听说过不少挖煤的事情。

      不过他的家庭条件很不错,父母也非常注重对他的教育,给他传输了不少关于知识的重要性,因此邢利斌小时候也没考虑过自己会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高考成绩出来后,他选择了山西大学的法律专业,按照最开始的规划路线,他毕业后从事的也只会与法律相关。

      可是毕业后他决定投入家乡的热门行业——煤矿,他既然准备要做,那就决心要做最强最大的。然而创业需要本金,他暂时没有,只能先从筹备资金开始。

      那一年邢利斌23岁,他从承包铁厂开始,然后又租赁整改一家乡办煤矿,还把原本是有10万吨的产能提高到了60万吨,几年下来就积累了上亿的身家。

      上亿元对于一个普通大学生来说非常难得,但是和企业老板们对比就有些微不足道了。邢利斌拿着自己好不容易赚来的这些钱,开始扩大自己的业务规模。

      该企业在2001年的时候就已经欠税超过一个亿,欠发的工人工资达到了5000万,总债务累计有2亿元。

      最后邢利斌以8000万接手了这处煤矿,当时探测的兴无煤矿的煤炭储备量有1.5亿吨,也就是每吨算下来只需要五毛多钱,看起来是相当的划算。

      不过县政府当时提出需要中标的企业要在兴无煤矿的所在地,也就是柳林建立一所希望小学和一家焦化厂。

      邢利斌对此并无异议,而且还承诺会承担所有的债务,同时保证不让企业的任何一名员工下岗。

      首先邢利斌当时的报价是最高的,其次他能满足的要求也让各位评标人满意,因此这家煤矿最终落到了他手中。

      虽然邢利斌当时现金交付的是8000万,但是他后来承担的债务合起来共花费了5.8亿元,因此后来有人说他是白菜钱买下的这个国有矿产并不准确。

      其实当时看好兴无煤矿的也有好几家企业,按照邢利斌的话来说:“机会同时摆在我们面前,但是别人算了账,觉得总账还是价格过高,还得承诺办学,因此到最后都没有搞,只有我才能算出真正的总账。”

      而这笔交易也让他的个人资产翻到了数十亿,此后他还创办了山西联盛能源集团,其下员工达到上万人,总资产更是数倍翻涨超过了百亿元。

      赚到钱的邢利斌也履行了当时承诺的约定,建设希望小学,还在2003年主动参与到柳林的教育建设中,花费上亿元巨资把原本的柳林四中改制成了联盛中学。

      为了引进优秀的教师资源,他开出高薪,聘请外地老师,为了鼓励学生好好学习,还实行了“五免一补”的两个奖励。

      他的投入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原本落后的村庄挤进了许多年轻的学生,也让联盛中学变成了一所重点中学。

      除此之外邢利斌也没有忘本,他还多了许多其他的公益事业,帮助家乡改变贫困的现状。

      都说“要想富先修路”,很多从农村走出来的富豪,衣锦还乡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邢利斌也不例外,他为改善道路环境共计投资了一千多万元。

      还曾花四百多万为三乡七个村打造井眼,他的所作所为在当地收获了很好的名气,当地政府为了颁发了“功勋企业家”“优秀民营企业家”等多个荣誉。

      而且在村民的选举下,他还成为了留誉镇上18个村的村主任,留誉镇就是他自己的老家,他本来也对镇子有感情,加上村民们的信任,邢利斌决定为村子里做点事情。

      他建立起了一个农业合作社,计划投资100亿把附近一百多平方公里都开发成一个农业园区,里面覆盖山水田林、学校、企业住宅等田园生活的丰富设施。

      他觉得只靠给村民们发点东西,盖盖房子或者修好路并不跟从根本上解决生活的现状,而是让村民们都有稳定的收入,以及生活在一个条件相对较好的环境才是根本。

      他还准备把村庄建成一个全国种植核桃最大的村落,“一亩地我种30棵核桃树,8万亩就是240万棵核桃树,这无论是对于当地的环境,还是农民的收入,我想都有好处。”

      只是这项工作周期较长,建设实施得也比较缓慢,前些年看不到收益,纯粹是靠家底支撑着,邢建斌完全是在承担着巨大的风险。

      在2008年让兴无、金家庄、寨崖底三个煤矿境外上市,其资金最高时已经达到600亿元,成为了柳林的首富。

      商业手段大气的邢利斌在生活中却相当低调,他不喜欢其他老板们钟爱的悍马,更喜欢低调奢华的宾利、迈巴赫,不过这些车他一般也是用来商务使用,增加个人品味的。

      关于外表装扮,他就更不像一个“煤老板”了,他常年穿着一件白衬衣,黑西裤,鼻梁上架着一个细边眼镜,看起来非常斯文有涵养。

      但是在嫁女儿那一天,行事低调到连新闻都不太愿意露面的邢利斌却一反常态大气了一回,那场面,简直堪比春节晚会。

      2012年3月18日,邢利斌为女儿在三亚举办了一场超豪华婚礼,他特意包下了几家五星级的酒店,并租了3架飞机给亲友提供周到的接待。

      宴请宾客除了新人双方各自的亲友,云集了娱乐圈多位明星,其中包括萧亚轩、冯巩、韩红、周杰伦等人现场表演,而主持人则是朱军和周涛搭档。

      据说邢利斌只这一场婚礼就花掉了7000万,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有他为女儿准备的6辆法拉利嫁妆。

      他们的动辄消费上千万乃至上亿,而且衣食住行无不高端。苦哈哈打工赚的仨瓜俩枣的群体看着除了羡慕就是心酸。

      邢利斌这种不是豪车就是名人的有钱人行为正好也戳到了众人的肺管子,大家在网上看到媒体推送的新闻时,除了统一的“嘶嘶”抽气,就是合力把邢利斌送上了热搜。

      不出意外的,邢利斌不但受到了诸多羡慕感慨和众多批评,“煤老板”“炫富”“暴发户”等词全都成了他的形容词。

      他没什么存在感的社会形象也因此被人扒得底朝天,各种纷争议论不断,就连女儿嫁入的家庭是做房地产的都被人查了出来。

      迫于无奈,邢利斌只好露面做出回复,他解释自己并未花费7000万元,婚礼总额包括来宾住宿费,行程费,以及自己员工的旅游费等加起来是1500万元。

      而且这次出嫁的是他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双方家庭也都很看重,因此大半也无可厚非。

      至于请明星助阵,也不是像网友说的那样开了高价。他本人原本就与朱军等人认识,他们前来参加婚礼,也是过来帮忙的,并不收取任何费用。

      而且,此次虽然是以女儿结婚进行操办,但其实也是他名下联盛集团成立十周年的纪念日,请歌手举行演唱会,以及各种庆祝活动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还是被网友们刷屏的土豪买六辆法拉利也言过其实,里面有一辆是他弟弟的,另外四辆是租来的,只有一辆是给女儿作陪嫁的。

      当然,这也只是他在舆论之下做出的解释,其原因到底是真实还是为了平息群众的议论,别人也是无从得知。

      不过这些解释也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毕竟他当时的财力确实很雄厚,也让不少人初次认识了柳林的首富,他这个有钱煤老板的称号可就没那么容易摘掉了。

      而他早些年低价买下的国企煤矿也被有心人发现,他还担上了“黑心企业家”的骂名。此后,邢利斌再想低调那就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到了次年,他就经常被传出公司财务出现问题,已经濒临倒闭,员工甚至一年都没领到工资等问题。

      但是邢利斌从未出面做过解释,只有网友和媒体不知从哪得来一点消息,在网上发表些真真假假的言论。

      这时距离邢利斌风光嫁女也才不过两年时间,有人说他其实早在女儿结婚前公司就有些兜不住了。

      那么大手笔的举办不过是故意给外人看的,好借机得到融资的机会,给公司挣得喘息的时间,这样看来也是有迹可循。

      其实早在2010年前后,邢利斌的生意就有所下滑,当时煤炭行业整体都不太景气,加上矿场事故频发,煤老板们日子过得都不如从前潇洒。

      2013年时邢利斌联盛集团的资金链就已经彻底断裂,此前营造的所有场面不过是虚张声势,据公司的员工说2011年7月就开始欠发工资,直到邢利斌被查,工资只发到了2012年7月。

      经过调查联盛企业总负责当时负债达到320亿元,信托借款余额为73.63亿元。

      而邢利斌在2013年的时候就一直在奔走申请重整,直到同年的11月29日,吕梁市柳林县人民法院才正式受理。

      联盛是吕梁当时最大的民营企业,他的倒下,让当地的许多企业都升起了收购的心。

      但是邢利斌并没有这个打算,他提出重整只是为自己争取一段时间,让联盛能重新在他手里运转。

      不过他主意虽然打得好,但是国开行等十几家债权人因为担心损害自己的利益,并不赞同邢利斌要重整的申请。

      邢利斌没有办法,只好一家一家拜访债权人,跟他们谈判公司未来的发展,然而一直没有取得进展。

      直到2014年3月12日,正要坐飞机前往香港处理公事的邢利斌被警察带走,公司的重整计划只能再次搁浅。

      邢利斌虽然被带走审讯,但是联盛的烂摊子始终摆在那里,公司里面乱作一团,员工纷纷喊着要讨工资,邢利斌的90后独子只能被赶鸭子上架,极力为父亲抗住如今的局面。

      不过他终究过于年少,行商经验不足,人脉关系掌握得也不到位,他们家在吕梁第一首富的位置很快就被陈鸿志取代。

      只不过这人是靠着黑手段发家,名气十分不好听,因为行事太多嚣张,最终被人举报,以涉黑为由逮捕并判了死刑。

      而邢利斌则在入狱后,再无消息,关于公司的负债以及后续该如何也迟迟没有解决办法。

      但是联盛名下的6个全资子公司、2个控股公司和5个全资子公司在这些年几乎也全被重组收购,因为资不抵债,邢建斌身上还是背负着上百亿的巨额债务。

      邢利斌的家人现在也远离了煤炭行业,搬到了山西太原生活,由于没有了丰厚的家产,只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他们对于过去的那段经历闭口不谈。

      因为早年隐私做的比较好,邻居们都知不道他们曾经富豪的生活。至于邢利斌曾风光出嫁的女儿,在父亲出事后过得也不如曾经那么有底气了。

      邢利斌如今仍背负的巨额债款,关于他何时能恢复自由身,或者偿还全部欠款不好定论,只能知道他这一朝势力,祸及全家。

      而如今的煤炭行业整体趋势也在下滑,毕竟国家近年来在大力倡导“低碳生活”,对于环保一事管控得很严,因此煤炭受到了一波不小的冲击。

      近期一吨电力煤的报价刚刚达到一千元,对比早些年一吨两千多元的高额,价格还是低了有一倍之多,这让一些驻足观望的煤老板们迟迟不敢投入。

      不过现在的市场规则严格,除了早些年发展较好的私人煤矿,很少再有人投身其中。

      而之前靠着煤炭发家的大老板,大多也在国家整顿煤炭市场后开始转行进入其他领域。

      [2]《新华网》,《7000万嫁女煤老板被带走:炫富不仅是“家风”问题》